历史人物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曹子健
编辑:杨鹏远  来源: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浏览:20089次  更新:2019-5-22

        曹植,曹操之子,字子建,沛国谯县人,生于东武阳,是曹操与卞皇后第三子,封为陈王,死后谥号为思,建安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更是集大成者,代表作《洛神赋》《白马篇》《七哀诗》等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瑰宝。

        一个人的聪慧敏捷大抵都是可以从小时候看出来的,曹子健就是这样一个人。

        “《三国志》:陈思王植字子建。年十岁馀,诵读诗、论及辞赋数十万言,善属文。太祖尝视其文,谓植曰:“汝倩人邪?”植跪曰:“言出为论,下笔成章,顾当面试,柰何倩人?”时邺铜爵台新城,太祖悉将诸子登台,使各为赋。植援笔立成,可观,太祖甚异之。”

        建安十五年,是曹操落成铜雀台,曹植在一众文人中一挥而就落笔即成,名为《登台赋》,此时曹操还在南征北战并未统一,也将这个儿子放在心上,以期继承大业,但是后来曹植将手中的一把好牌打得稀烂,与皇位失之交臂。

        他的才能只在书画诗文上,政治却是欠缺一根筋,有着才子的傲气和肆意洒脱,太过随性,又不修身自好。

        建安二十二年,曹植在帝王才能行走的禁道上醉酒驰骋,于是失宠受到冷落,同年十月曹操就召立曹丕为世子;建安二十四年时,曹操任命曹植为南中郎将,行征虏将军去救被关羽围攻的曹仁,曹植却喝得大醉没有放在心上。

        经过这两件事曹植不再受到重用,第二年曹操病逝曹丕称帝,此后处处被打压,数次徙封,也是以建安二十五年为界,前期后期的诗赋风格完全不同。

        黄初七年,曹丕病逝,魏明帝继位,曹植多次上书也未受到重用。太和三年,曹植封地改为东阿,心灰意冷,开始研究儒学,三年后迁入陈郡改封陈王,同年病逝,按遗愿葬于鱼山。

        曹植生前游鱼山时,忽然听见天空中有梵乐之音,优美柔和,突然有所感悟结合《太子瑞应本起经》作《太子颂》和《菩萨子颂》,此为梵呗之始,是汉词梵曲的开始。他所著的《画赞序》,是中国第一篇论画的序,可与汉代的毛诗并称,又善书法,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全才,如果曹植即位,曹操家族的地位就不一定会稳固,但是中国史上又多了一个像宋徽宗一样的才子皇帝。

        曹操父子三人虽然皆是有才之人,但曹操和曹丕在政治上更胜一筹,曹植在文学上更胜一筹。

        政治方面的曹植屡屡行差踏错,虽然因为得宠又有多人辅佐,又恃才自傲不将什么放在眼里,而曹操在曹植的才华和曹植的“孝心”中间摇摆不定,最终因为那几件事曹植失宠,又不得重用郁郁而终。

        曹植不懂得如何讨父亲欢心,只知道醉心于诗文和自己的的才华中,又不听劝解,与皇位失之交臂,人生终究不会圆满,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而惹得曹植曹丕两兄弟阋墙的甄宓,虽然没有心想事成,但是却促成了《洛神赋》的佳作;建安二十五年之后的种种也成就了他的巅峰“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曹植不崇尚富贵之风,肆意洒脱,兼有魏晋风流,又有建安风骨,早期实在是得曹操的宠爱。后因曹丕听从别人的意见,在曹操出征之时大哭以示孝心,而曹植丝毫没有担心只作了一首诗奉上,这两个举动让曹操觉得曹丕才是皇位最合适的人选,从此区别对待。

        事实上曹植并不是被继位后的曹丕逼死,在此为曹丕正名,这实在是一个流传千古的冤案。

        袁行霈在《中国文学史》中这样评价三曹父子的文采:

        “曹操古直悲凉,曹丕便娟婉约,曹植文采气骨兼备。”

        曹植与其父曹操、其兄曹丕合称为“三曹”,同时期还有建安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建安时期的作品,反映了不安定的战争年代“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现实,有着积极进取的精神,又有着壮志难酬的凄凉,有着人为沧海一粟的渺小,又有着胸怀沧海的志向,既雄浑壮阔,又凄怆悲凉,文学史上称之为“建安风骨”或“魏晋风骨”。

        风,是吹入心扉写入心扉的一种神奇感觉,不可见不可摸,要用心去感知;骨,是作家诗人的情怀,写作的风格,或刚毅,或柔美,或壮阔,或悲凉,“风骨”从来都是中国文学史上的浓墨重彩,是一个成熟作家诗人的写作风格,也是内心最直接的写照。

        曹植大概是风骨的极致,肆意流淌的才华,让人敬佩,不羁的风流,让人称道。

        沈约评价曹植的风骨:

        “若夫平子艳发,文以情变,绝唱高踪,久无嗣响。至于建安,曹氏基命,二祖陈王,咸蓄盛藻,甫乃以情纬文,以文被质。自汉至魏,四百余年,辞人才子,文体三变。相如巧为形似之言,班固长于情理之说,子建、仲宣以气质为体,并标能擅美,独映当时。”

        如此有才,让南梁文学领袖如此推崇,还不止如此,谢灵运评价他的一句话更为经典,也是最为人所熟知一句。

        《南史·谢灵运传》中记载:“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独得八斗,我得一斗,自古及今共分一斗。”

        这就是才高八斗的由来,是此后乃至现在长辈对晚辈所寄予的希望,是后世所记的古人文学典范,也是来自很久以前古人留下的瑰宝和祝福。

分享本页内容

发表评论: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并做到文明理性发言,评论内容至少8个但不超过250个字符。您发表的评论需在管理员审核后才能显示,请勿重复提交相同内容。要查看最新评论请通过键盘的F5按键刷新本页面!
标题:您的姓名:联系方式:
扫码访问手机版
总部地址:香港红磡德丰街18号海滨广场一座17楼  北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国瑞城D座1306,tel:010-87551806
版权所有: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备案号:粤ICP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