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文史 > 历史人物
谢道韫与蔡文姬
编辑:杨鹏远  来源: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更新:2019-5-22

        谢道韫是安西将军谢奕的女儿,谢安的侄女,王凝之的妻子,谢玄的姐姐。她是中国古代四大才女之一,她的一生,史籍记录甚少,但是并不妨碍后人对她才华和傲骨的敬仰。

        她出生在谢家,那个魏晋风流时期最有韵味的家族,她嫁入王氏,那个为所有人羡艳的豪门,“旧时王谢堂前燕”,琅琊王氏,陈郡谢氏,这两个中国历史上最为风光的世家大族见证了她的一生,谢安评说他这个侄女、谢氏的掌上明珠,如果是个男子还能为谢家增长气运百年。

        谢道韫儿时就通读典籍,谢安考她:“《毛诗》中何句最佳?”谢道韫答道:“诗经三百篇,莫若《大雅·嵩高篇》云,吉甫作颂,穆如清风。仲山甫永怀,以慰其心。”于是谢安大赞谢道韫的雅致心思。

        东晋时期“王谢共天下”,谢安在王家为谢道韫挑选夫婿,所有的子侄一辈都穿戴好,只有王凝之摊开胸口衣服,大口喝酒,与往常并无不同,于是谢安选中了王凝之作为谢道韫的丈夫。

        这并不能说是一个好的选择,但也不能说是坏的,因为历史只按照这个方向发展。

        晋安帝隆安三年,孙秀后裔孙恩民变,率众攻打会稽。

        王凝之不率众抵抗,反而求满天神佛庇佑,兵败仓皇出逃被杀,四个儿子也都被杀,谢道韫被追兵找到毫无畏惧,护住外孙,厉声训斥逆贼,孙恩感其气概将他们释放,此后谢道韫一直寡居,一生没有再嫁,隐居会稽教授学业,桃李满天下。

        在知命之年的谢道韫为自己的一声做了一个总结:

泰山吟

峨峨东岳高,秀极冲青天。

岩中间虚宇,寂寞幽以玄。

非工复非匠,云构发自然。

器象尔何物?遂令我屡迁。

逝将宅斯宇,可以尽天年。

        这是她一生的写照,且“雅人有深致”,身为女子从不退缩,生来傲骨尊贵不向命运低头,壮志凌云,一生问心无愧,从不后悔。

        余嘉锡评价谢道韫的一生:

        “道韫以一女子而有林下风气,足见其为女中名士。”

        《世说新语》中有她为数不多的记载之一:

        “谢太傅寒雪日内集,与儿女讲论文义。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公大笑乐。即公大兄无奕女,左将军王凝之妻也。”

        由此典故谢道韫与蔡琰等人成为中国古代才女的代表人,“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由此而来。

        其中的蔡文姬也就是蔡琰,晋时避司马昭之讳,改字文姬,陈留郡圉县人,东汉时期女性文学家,文学家蔡邕之女,同为才女,可是她的命运却没有抓在自己的手里。

        《后汉书·董祀妻传》:

        “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适河东卫仲道,夫亡无子,归宁于家。兴平中,天下丧乱,文姬为胡骑所获,没于南匈奴左贤王,在胡中十二年,生二子。曹操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董)祀。”

        她一生颠沛流离,幼年时就跟随父亲流浪十二年,后父亲跟随董卓才有了安定生活,并嫁给才子卫仲道,一年后卫仲道咯血而死,蔡文姬回到娘家。董卓被诛杀后,父亲受到牵累,又被诛杀,她此后再无依靠。南匈奴入侵时,为匈奴左贤王所掳,育有两子。

        后曹操掌权听闻恩师独女在南匈奴未归,便遣人带着黄金万两白璧一双,将蔡文姬赎回,虽然母子分离,但是也得到了悉心照料。

        曹操接回蔡文姬后曾文她:“闻夫人家先多坟籍,犹能忆识之不?”文姬曰:“昔亡父赐书四千许卷,流离涂炭,罔有存者,今所诵忆,裁四百余篇耳。”蔡文姬默写出四百篇古文,没有任何错误,可见蔡文姬学识深厚。

        后来她遵从曹操的意思嫁给董祀,作为她的第三任丈夫,董祀年纪轻轻仪表堂堂,自然是不愿意娶一个残花败柳,迫于曹操威逼才勉强接受,而后蔡文姬不计前嫌,垢面赤脚而出为他求情,董祀终于悔悟,二人之后相敬如宾。

        《蔡伯喈女赋》中描述蔡文姬:

        “伊大宗之令女,禀神惠之自然;在华年之二八,披邓林之曜鲜。明六列之尚致,服女史之语言;参过庭之明训,才朗悟而通云”

        这样的蔡文姬或许有些不太属实,有故意美化之嫌,毕竟“服女史之语言”就不会被虏到南匈奴之后再嫁敌人为人妻,生育两子之后又嫁给董祀,如果不是她的才女之名,恐怕她的评价应该是负面大于正面,在对于女性规矩森严的古代,蔡文姬的处境应该是不好过的。但是后世对她的评价多为正面,就如“博学而有才辩,又妙于音律”、“端操有踪,幽闲有容。区明风烈,昭我管彤”

        “邕夜鼓琴,弦绝。琰曰:第二弦。邕曰:偶得之耳。故断一弦问之,琰曰:第四弦,并无差谬。”也就是前文说的“蔡文姬,能辨琴。”的出处,也是五弦之才的典故由来,让她在多少年以后仍然为人熟知。

        《隋书·经籍志》中的《蔡文姬集》已经失传,蔡文姬母子分离,自然是心心念念他的儿子,她在胡地和回汉之后所创作的《悲愤诗》二首和《胡笳十八拍》等流传于世,凄苦悲凉读之使人感同身受。

        郝经说:“文姬之才辩,不幸而失身绝域。然能传父之业,免夫之死,有足称者,君子责备以为失节过矣。”在当时失节是真,在现代倒显得不太重要了。

        两位才女皆为不幸,可对于谢道韫的后世多为敬佩:一生傲骨刚烈,不惧贼寇,夫死寡居,桃李满天下。

        而对于蔡文姬则是怜惜更多,因为她少了几分傲骨:一生三嫁委身仇敌,让别人来规划自己的一生,不敢反抗,戚戚然而不决,她的遭遇只是让人为她的才华流落至此而可惜罢了。

        人一定要主导自己的人生,不要让命运为自己做主,随波逐流只能是让人怜惜,而不能让自己流芳千古、让现在的人、让未来的人敬佩,我命由我不由天!(王宇涵  )

分享本页内容

扫码访问手机版
总部地址:香港红磡德丰街18号海滨广场一座17楼  北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国瑞城D座1306,tel:010-87551806
版权所有: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备案号:粤ICP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