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播报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资讯 > 本网播报
方增先走了,带走了中国人物画的一个时代 | 众家缅怀方增先
编辑:真浔  来源:中国美术报  更新:2019-12-5

一支为中国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
中国画大家方增先逝世

钱晓鸣

一支为中国农民塑魂造型的笔停住了,一个穿越新中国建设和美术70年创作的脚步停止了。2019年12月3日19:36,中国国家画院国画院院长、上海美术馆原馆长方增先因病在上海逝世,5天前他在病床上度过了88周岁米寿。方增先先生的离去,引发了中国美术界的强烈反响。中国文联、中国美协、中国国家画院的有关负责人冯远、范迪安、徐里、许江、杨晓阳、何家英、吴为山、李翔、李劲堃、闫平、周京新、庞茂琨、马锋辉、田黎明、卢禹舜、张江舟、纪连彬,著名美术家郭怡孮、吴山明、陈家泠、吴宪生、张立辰、杜滋龄、尉晓榕、刘庆和、刘西洁在方增先先生逝世后深切缅怀方增先先生。
如果从新中国成立初方增先入读杭州国立艺专算起,2019年是他从艺70周年。杭州国立艺专后改名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中国美院前身),1955年方增先创作了新国画人物画《粒粒皆辛苦》,与李震坚、周昌谷、顾生岳、宋宗元等,摆脱了用西化审美创作水墨画的窠臼,确立了符合中国画审美规范的现代中国人物画,开创了新中国人物画的革新之路。方增先先生介绍新中国人物画创作技法的专著《怎样画水墨人物画》再版多次,总发行量达百万册。这本小册子成为几代美术爱好者走上美术之路的共同记忆。20世纪60—70年代,方增先先生创作出《说红书》《艳阳天》组画。在改革开放以后,方增先出任上海美术馆馆长,在创作上进入了新的境界,创作了《母亲》《帐篷里的笑声》等代表作。进入新世纪,方增先创作了《家乡板凳龙》和巨幅长卷《祭天》《晒佛》等代表作。方增先是一位以深刻的学理引导时代,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有自己精品力作的艺术大家。他的作品无一不是“以人民为中心”的,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
在方增先生前最后一次进京举办大型个展时,《人民日报》刊登了《保持探求的眼神——论方增先的人物画创作》一文,文中方增先说道:“我始终把自己的老棉袄扎得很牢很牢,我是农民的孩子……我保持了艺术家的真诚,也承担了艺术家的孤独。那一份忧世悯农的心自始至终萦绕在我的笔端。”

 

20世纪中国画艺术杰出画家代表

方增先先生是20世纪中国画艺术的杰出画家代表、著名美术教育家、新浙派人物画艺术的创始人之一和积极弘扬推助者。方增先的艺术风格体现了新中国艺术为人民服务、反映工农兵群众的正确方向。他的作品是扎实的写实造型能力与中国人物画笔墨结合的成功典范。方增先先生的绘画基本功非常扎实,从早年学习西画转入学习中国画,这奠定了他对人物画造型超强的把控力和坚实深入的能力。他对传统中国画技艺又有深入研究,这在他的写意绘画和后期的古典人物绘画中,表现得非常充分,在继承传统方面也做得非常之好。方增先结合他自己的创作实践,特别是他的获奖作品、代表作品《粒粒皆辛苦》《说红书》《家乡板凳龙》《母亲》等,和他一批水乡风情、少数民族风情的水墨小品画,在当时受到了广大美术爱好者的欢迎和学习,尤其是他造型写生的一套办法在他薄薄的小册子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成为了各大美术院校水墨人物画重要的教材,在当时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也体现出它重要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价值,到今天仍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我有幸成为他的学生,虽然是较晚时候才成为他的入室弟子。师从方增先先生使我终身受益,这些年来,我整个艺术创作大陆,包括从艺术思想、反映时代反映工农兵,到把写实人物画严谨的造型和中国绘画这种精妙技艺结合在一起,我正是顺着他的这条路一直往前走的。方增先先生是我为师、为艺、为人等各方面的终生楷模,对我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如果说我今天有所成就,那都是方增先先生当年给予我的教诲带来的。

——冯远(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 


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大家与教育名师

在新中国美术的发展历程中,方增先先生是一位作出了杰出贡献的艺术大家与教育名师。他坚持继承和弘扬中国画艺术优秀传统,探索中国画特别是水墨人物画的时代发展,以深入生活、关切现实和表达人文情怀的艺术理念创作了大批精品力作,推动了水墨人物画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和形式语言的创新,对中国美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由于在美术馆工作的机缘,我得到向方增先先生学习的机会,他在担任上海美术馆馆长期间,以海纳百川的宽阔胸怀和与时俱进的思想意识主持上海双年展等大型展览的策划,推动美术馆收藏、公共教育、国际艺术交流等全面建设,让我深深感到他作为学者型艺术家的文化抱负和综合学养,也由此更多领略他在艺术创造上的学术高度。

——范迪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伟大的人民艺术家

经过多年勤奋的艺术创造和艺术实践,对中国人物画继承发展作出了开创性贡献,是20世纪中国人物画变革创新的一面旗帜,在新中国美术史艺术语言的变革上具有里程碑式意义。方增先先生的代表作《粒粒皆辛苦》《说红书》《艳阳天》《孔乙己》《母亲》《闲看行路人》《旧梦》等,记录了新中国70年的历史进程,体现出时代所赋予的丰富内涵,在新中国美术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同时,方增先先生为新中国的美术事业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为新中国美术的繁荣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是爱国、为民、崇德、尚艺的优秀艺术家典范。

我们必将这股悲痛转化成奋进的力量,继承和弘扬方增先等老一辈美术家的优良美术传统,努力把个人的艺术生命自觉汇入党和人民的事业,积极记录新时代、书写新时代、讴歌新时代,自觉讲品位、讲格调、讲责任,为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美术高峰积极贡献力量。

——徐里(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具有世界眼光的旗帜

方增先老师是中国美术学院20世纪50年代初浙派人物画群体当中最优秀的代表,他一生最可贵之处就是不断地去争取中国人物画的突破。实际上,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方老师在我们学校的时候创作的《粒粒皆辛苦》和《说红书》已经是当时中国人物画变革的代表之作,但在那之后他仍然在创作上不断地推进。后来他又画了一大批以藏民题材来表现中国画雄强笔墨的精彩的绘画,把中国人物画笔的神、墨的强度和线的表现力不断推向新的高峰。他所有的这些努力和成就,要归功于他不保守、勇于开拓,这使得他能够不断地站在中国画开拓变革的潮头。这几年,我院有几张表现浙派的人物画中,都让他站在画面的最前面,因为他是这个群体中最优秀的代表。我对他的怀念还有一点,就是在他的支持和指导下,当时上海美术馆主办的上海双年展持续了九届,他要我担任艺委会执行主席,其实是他在边上为我们护航,为我们打气。没有他的识见和支持,上海双年展要想在21世纪初,作为中国面向国际的名片,成为在全国、全球有影响力的现代形态的展览,是不可能的。所以,无论是作为一个时代的人民艺术家,还是作为一个优秀的艺术教育家或者是城市文化的开拓者,方先生都是第一流的。

我曾经应邀给方先生大画册写过序,我觉得真写的不够好,但他仍然那样地相信我,把那本重要的画册的序留给我写,这是他对我和像我这样年轻一代的鼓励和重视,也体现出他独特的眼光。他的离去,对我们学校和中国人物画都是一个重大损失。他留下来的艺术创作,是整个中国绘画界的宝贵遗产,值得我们很好地研究、发掘,从里面获得精神、汲取养料,从中不断地去领会中国文化根源的东西,继续前行,攀登中国当代文化振兴的高峰,不辜负他和他们这代人对我们的培养和希望!

方增先是我们中国美术学院的旗帜。如果说吴冠中先生是横贯中西之间的一面旗帜,方增先就是具有世界眼光的、中国绘画拓新的国美旗帜。

                                                                                                                            ——许江(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新中国人物画的高山和里程碑

方增先先生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艺术家,是中国水墨人物画的继承和发展中的历史性人物,在他的努力和天才的创作下形成了新中国人物画的高山和里程碑。方增先先生的作品中、西结合,彩、墨结合,既有深厚的传统功夫,又创造了新的审美,他功力深厚,独特的水墨技巧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创作了一系列优秀经典的传世作品。

方增先先生不但是优秀的国画家,他的教学也影响了几代人,桃李满天下,他的创作和教学思想必将会传承下去并发挥更大的影响,对中国美术史研究、中国文化发展,新中国美术的繁荣都具有历史意义。

方先生逝世是当代中国文艺事业的一大损失,他的艺术人生之路充分证明了党的文艺政策的胜利。

——杨晓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人物画里程碑式的人物

方增先先生是中国人物画里程碑式的人物,他所开辟的浙派水墨人物画占据了中国人物画的半壁江山。他将西方绘画语言成功转换为中国画传统语言,为中国人物画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的影响力极大,我们这代人在学习水墨人物画的时候,几乎都是受到他的那本《怎样画人物画》的深刻影响,对我影响也很大,我也是看着他的书自学,开始接触水墨人物画,进行写生学习的。我的早期作品能看得出来方先生对我的影响。

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老先生一直对我们青年一代非常关心和厚爱。经常对我们赞美、夸奖,鼓励我们创作大型的作品,解决人物画画大画的问题。

1993年,以上海美术馆的名义邀请天津的陈冬至、白庚延、霍春阳、何家英举办四人画展,上海美术界的名家云集。他还邀请我们去观摩了他的新作。后来上海美术馆执行李磊馆长又邀请我上海美术馆举办个展,在开幕式上,方先生又作了语重心长、热情洋溢的讲话,特别提到对我的作品印象非常深刻。老先生对我们这代人厚爱让我们感动、感恩。方先生对我的鼓励与帮助,让我铭记不忘。去年,我在上海举办一个小展览,有幸再一次去看望他老人家。没想到时隔半年,方先生就与世长辞了。痛心!痛心!!

——何家英(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德艺双馨的大家风范将永存

在新中国美术史上,方先生无疑是开时代新风的重要代表画家,他是当之无愧的“新浙派”人物画的领军者和奠基人,他是上海美术事业在新时代开疆拓土的推动者。惊闻先生昨日离我们而去,不胜痛心、悲怀。  

写真传神,刻画时代新象;  

山高水长,惟愿行者无疆。  

方先生曾言“我觉得我一生走过的艺术道路,是一个苦行僧的路”,“努力再努力,做一个行行复行行的跋涉者吧”。先生之行,辟出宽广无疆的大道,这条大道便是中国现实主义水墨人物画的现代改造。  

中国美术馆所藏《粒粒皆辛苦》《说红书》两幅精品,可谓是新中国水墨人物画发展的里程碑之作。方先生在吸收和转化西方造型传统的基础上,立足生活、关切现实,博采古今文人水墨艺术,将写实造型与写意笔墨相融通,很好地解决了水墨人物画的现实张力和艺术表现,成为时代经典,引领画坛新风。改革开放以来,方先生更以“行行复行行”的坚韧跋涉,积极探索水墨人物画个人化语言和现代化转型的新的可能。线面架构、板块整合、层层积墨,在凝重与沉郁的笔墨氛围中传达出岁月的沧桑和生命的朴涩,这既是其由写实复归写意的审美感悟,也是中国文化由传统走向现代的深层体验——浑厚而悲壮。  

方先生虽然逝去,但他不仅留下了大批极富时代和艺术感染力的精品力作,而且其所开辟的水墨人物画改造之路必将一直延续,其德艺双馨的大家风范也必将永存!

                                                                              ——吴为山(中国美术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浙派人物画的开拓者

方增先先生的逝世是中国美术界的重大损失,真正做学问的人都会感到悲伤。他是共和国水墨人物画,特别是浙派人物画的开拓者,是勇立潮头者,是我们后学者的榜样!随着历史的演进,相信他的艺术作品会越来越有价值,他的学术继承者会后浪推前浪,愿中国画人物画水平在方增先先生精神感召下不断提升!

                                                                                                                                                                                             ——李翔(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人物画当之无愧的大家

方增先先生是新浙派人物画的奠基人,与刘文西、黄胄和杨之光并列为现代人物画“四大家”。他在继承和弘扬中国画艺术优秀传统的基础上,融合油画的造型、明暗与光影技法,创作出一套新颖的中国画人物表现方法,既解决了中国画的人物造型问题,也为应对新时代对中国画的要求提供了新思路,对整个中国的人物画都产生了极其重要影响,体现了一名画家与时代同行的使命感。

  方增先先生作为写实人物画创作的笃行者,以深入生活、关怀现实和表达人文情怀的艺术理念创作了大批有血有肉有时代质感的作品。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粒粒皆辛苦》《说红书》,到七十年代的《艳阳天》《孔乙己》,这些镌刻在中国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已经成为了社会历史的注脚、时代民生的记忆,蕴涵着丰富的艺术、历史、政治、社会价值和意义,留下了深远的影响,展现了一名画家为人民抒写的责任感。

  方增先先生在艺术征程中不断跋涉,进行自我超越,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他画了大量的草稿、速写,在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实之间上下求索。尤其是晚年将积墨法运用到人物的脸部、手和肌体的描绘上,其后又运用减法,回归干净和单纯,无不体现了一名画家时刻求新求变的自律意识。

  方增先先生对国内当代艺术发展具有前瞻性和相当影响力,在担任上海美术馆馆长期间,他为上海地区乃至华东地区美术的活跃和发展做了很多推动性的工作,其中就包括倡议成立“上海双年展”,展现了一名画家的胸襟和眼界。

  方增先先生将一生的情感倾注在现代中国人物画创作上,他以中国画的线条、笔墨去反映生活本身的艺术实践,教育并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他的身上集中体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画家与时代同行、不断变革创新、不懈探索的艺术实践历程,是现代中国人物画当之无愧的大家。

                                                                                                                                                                                         ——李劲堃(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求变革、图创新、不懈探索

我现在南方写生,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像阴雨的天气绵绵悲伤!方先生虽没教过我,但可以说也是他的学生,因为从中专到大学曾在一段时间临摹方增先老师的速写,方先生是二十世纪后半叶现实主义中国人物画创作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画坛具有广泛影响的“新浙派人物画”的奠基人和推动者。求变革、图创新、不懈探索的艰辛艺术实践历程,以及他的风格形成对很多艺术家会有启发。他从法国明暗五调子素描法、苏联契斯恰可夫的分面法到美国伯里曼结构学,进而到线的结构法,以及线的团块整体表现,实现了中国画新的必须以线为主的观点,对于今天仍有意义!尤其对今天油画家们正在探索写意之风,更能从方先生探索之过程得到很大的启发!方先生的为人朴素谦和,与人为善,他艺术高,眼界阔,都让我对方先生怀有无限的敬意!                

                                                                                                            ——闫平(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方增先老师不朽

敬爱的方增先老师走了,看到这个消息,我不由得心里一震,若有所失。

这个时候,我再一次想起了由方老师编著的1973年出版的《怎样画水墨人物画》这本书。当时我还是一个刚刚开始爱上中国画的中学生,一拿到这本书就喜欢上了,好似在黑夜里寻路时眼前忽然亮起了一盏灯,真是如获至宝的感觉,于是就如饥似渴地学习起来。方老师在书里说的那些中国画的道理,我当时还不太能看得懂,比如:“不管是哪一种画,都必须在平面上画出物体的立体效果,中国人物画当然也不例外”在一知半解中,我迫不及待地开始临摹书里面的那些插图,女青年背影炭条速写、扛着锄头的老渔民、喂猪的红衣女孩,还有那些人像步骤画法等等,我完全被吸引住了,反反复复地临摹练习,一遍又一遍地揣摩其中的窍门,痴迷了好一阵子。记得有同学想要问我借这本书看,我实在舍不得,坚决不借,还专门给书包上了书皮保护,书皮旧了破了就换新的,生怕翻阅多了会损坏它,所以本书一直保存到现在还完好无损。《怎样画水墨人物画》这本书是我初学中国画的引路老师,是点燃我心中艺术理想的第一颗火种,是我心目中水墨写意之梦的依依乡愁。通过这本书的学习,方增先老师成了我心目中的老师,从这本书里我学到了许多中国画的道理和水墨写意方法。因此对于方老师,对于这本书,我至今感恩于心。

后来,我经常能在刊物上、展览上见到方老师的作品,我能感觉到他从来都没有停止探索,总是不断地有新的想法、新的目标、新的追求,他的作品总是在不断变化、不断提升。方老师为人非常谦和,没有那种搬出架势惹人仰视的“大师”做派,他甚至谦虚地向一些他欣赏的年轻画家学习。1987年我应邀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北京大雅宝宾馆举办的中国画艺术研讨会,有一次会后,方老师把我叫到身边和蔼地问我:你们南京艺术学院培养的学生感觉挺特别的,画得很有味道,你们是怎么教学的?我受宠若惊地向方老师介绍南艺中国画专业的教学情况,以及教学过程中的一些具体要求,他都很感兴趣,非常仔细地听,还不时打断我询问一些细节,完全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大家气势。与方老师交谈结束后,我一直在心里感慨,原来大名鼎鼎的画家也可以是一个普通人,自我定位为普通人的名画家,其实更真实可爱,更值得尊敬,更具有魅力。

方增先老师在绘画艺术、美术教育等方面的成就,尤其是他在水墨写意人物画方面的突出贡献,影响深远、举世瞩目、众口皆碑,他的艺术成就与贡献已然载入史册,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和意义。方老师德艺双馨、真诚朴实的人格魅力与大家风范,永远刻印在我的心中,是我心中的榜样和动力。

方增先老师不朽!

——周京新(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具有典型意义的艺术个案
获悉方增先先生仙逝,非常惋惜!中国美术界又失去一位重量级的艺术家。方先生是20世纪后半叶现实主义中国人物画创作的代表人物之一,中国画坛具有广泛影响的“新浙派人物画”的奠基人和推动者。是新中国成长起来的一个具有典型意义的艺术个案。我本人少年时代曾临摹过方先生的作品,他的艺术及风格可谓是深入人心。80年代,方增先先生也曾来过川美国画系进行教学和交流,川美国画师生受益良多。方增先先生的艺术对于中国画人物画的传承与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我们会深深地怀念他!

                                                                                                          ——庞茂琨(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艺术家的贡献是为社会、为人民多留一些传世作品 

123日傍晚,惊悉方增先老师仙逝。对方增先老师与我们永远分离感到万分的悲痛,表示深深的哀悼!

方增先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中国人物画家并取得有卓越的艺术成就,他是20世纪现实主义中国人物画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是中国水墨人物画艺术创作的一个标杆。他的艺术思想、学术精神和人格风范在中国美术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对中国人物画继承发展发挥了开创性的作用,为中国美术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为新中国美术的繁荣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我与先生相识交往时间长达30余年,他是我从艺、处世的人生导师。无论是水墨艺术理论、艺术创作理念,还是美协、美术馆的管理和策划、公共教育,他对于我都有亲切的教诲和极其重要的影响,并受益终身。

如果要说一句方老师对我影响最大、记忆最深的话,那就是“艺术家对社会的贡献是为社会为人民多留一些传世之作”。这句话,反映了他“画人民”的创作方向,也体现了他“为人民”的艺术追求。方增先为人民创作了大批精品力作,为社会留下了大笔艺术财富。在这方面他获得了圆满,立起了丰碑,将继续激励更多的美术家创造作品,书写人民、记录时代。

方增先老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马锋辉 中国美术家协会秘书长、艺委会副主任

中国画一代宗师

方增先先生是中国画一代宗师,他的人格风范和学术风范影响了一个时代,影响了几代人。我当兵时买的第一本学画的书就是他的《怎样画水墨人物画》,照着那本书上练习开始学画的。        

方先生的艺术成就是划时代的,他把西方的素描和一些关于素描人物造型结构转换为中国画的笔墨,我觉得这个进程是非常难的。他以没骨和勾线的两种方法并用,在人物画上从笔墨上解决了下笔就见结构的核心问题。我们没认识到方先生那本书里当时就都解决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认识到了,这对中国画影响是非常大的。从理解水墨人物画到理解笔墨,我们从方先生这里学到了很多。

方增先先生到中央美院做过几次讲学,是张立辰先生做系主任时请他来讲学的,我特别向方先生请教过水墨人物画一笔下去素描结构与笔墨结构的关系。他说特别喜欢米开朗琪罗的造型艺术,米开朗琪罗表现的实际上不是光影而是结构,方先生说他是从米开朗琪罗的感觉转变为笔墨的一种方式。方先生没骨的方法是画高不画低,看上去好像只是画人物画,但实际上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就是中国化本土文化和中国画所倡导的韵味、内涵的精神。这个是中国人在笔墨上呈现和表达的温柔敦厚的精神,在方先生的笔墨中这些问题都解决了,他自己的创作都达到了。方先生自己的创作,从20世纪50—60年代《粒粒皆辛苦》《说红书》等作品都传达了中国人的敦厚感、默默奉献的精神,实际上是劳动者朴素的美,在方先生创作中呈现出来。方先生是一以贯之,一直在默默地探索、创作。2012年我在上海办展览,非常荣幸去拜访方先生,那次我的受益非常大。在他家里谈了一个多小时,方先生对我的创作提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建议,给我指点了很多,讲得很透彻。方先生去世是中国画界、学界的重大损失,他一生的创作就是在弘扬中国的文化精神,他自己一生都是在践行着文化的促进和文化的自觉。他的一生都在为人民写照,为人民而创作。方先生的艺术精神人格风范,已经成为时代的楷模,后学的榜样,会影响一代代后来者。他做学问、做人所达到的一致性,达到了精神高度,是我们一代一代人的榜样。

——田黎明(中国画学会会长

续写中国美术史的艺术大家

惊闻方增先先生去世,心情非常沉痛!方老是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对中国美术事业作出过重大贡献、续写了中国美术史的艺术大家。作为中国国家画院的研究员、老院委,我们非常尊重先生,虽然真正接触的机会不是很多,但他对我们的影响是直接而深远的。可以说,我们这一代是看着方先生的作品长大的,《粒粒皆辛苦》《说红书》等,作品中,他对生活的理解和认识,他对继承、延续、创新、发展包括中国画在内的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深刻感情,以及他在创作中与时代结合和创造创新的转换等等方面,都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先生为人、为艺令我们几代人都获益匪浅。

作为一位有道德、有筋骨、有温度的艺术家,他的成就不仅仅体现在了艺术实践和艺术创作上面,同时他对中国美术教育也作出了巨大贡献,为社会培养了诸多艺术人才。而且,方增先先生曾经做上海美术馆馆长、上海美术家协会主席,秉承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他在中国美术事业的领导岗位上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曾经组织了诸多在全国甚至国际上有学术影响的大型展览,这些展览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作为个体艺术实践者在社会上所起到的作用。可以说,先生的去世是中国美术事业的一大损失,也是中国文化事业的损失!我们深切缅怀先生,也将继续向他学习,更好地做好他未竟的事业,为中国美术事业作出更多贡献!

——卢禹舜(中国国家画院常务副院长)

我们这一代画家的共同记忆

我保存至今的一本薄薄的由方增先先生撰写的小册子《怎样画水墨人物画》,也许是我们这一代画家的共同记忆。在那个信息封闭的年代里,它几乎成为学习水墨人物画唯一的基础教材,受其影响者众。方先生德高望重,一生成就辉煌,他的辞世,中国画坛再无榜样。

——张江舟(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一个里程碑式的画家

惊闻方增先先生离我们而去了,感到了巨大的震动。先生是中国画坛的大家,是一个几十年来在中国画坛不断耕耘,对中国画坛发展尤其是水墨人物画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的画家。这些年一直听闻方先生的身体有恙,但总会陆续看到先生的作品,甚至还有许多大幅作品,包括藏区人物的写生作品,饱含艺术创作激情和热情,总是感叹先生对艺术不懈追求的精神,特别感动!方先生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画家,他与时代同步,在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画发展的各个不同阶段,都产生了不同的高峰,对中国画坛影响深远。可以说,先生的艺术精神和艺术作品本身是划时代的,对我们的启发巨大,相信方增先先生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依然会在中国画不断迈入新时代发展过程中发挥引领和示范作用。

——纪连彬(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最具成果的学者型画家

方增先先生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中国画家,特别是在中国画向现代转型方面,是最具成果的学者型画家。无论在人物画造型还是在笔墨运用上,都有独到的贡献,我们这代人都受过他的影响。对他的逝世深感悲痛!

  ——郭怡孮(中国画学会名誉会长、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名誉主任


中国画大家

方增先先生是中国画大家,是浙派人物画的代表,中国画传承发展新阶段的代表性人物,他的艺术成果值得后人研究、传承、发展,是当代艺术家中需要重点研究的人物之一。方先生的逝世是中国艺术界的重大损失。

方先生是我的益友,从他身上我学到了很多,特别是他对中国画的研究,我感念他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帮助。

 ——张立辰(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他是我们心中的艺术经典

听闻方先生逝世,非常震惊。我跟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对方先生的去世表示感怀与惋惜。虽然我与方先生没有过直接的接触,但他确实对我们这一代人的影响巨大。在我个人的成长阶段,尤其在中学到大学期间,他有一本大概32开的《艳阳天》插画,我那时翻来覆去地看,尤其里边有几个主人公,我都反复临摹过,印象非常深刻。方先生以意象用笔的方式创作,他用更符合传统中国画画法的染高法,但又将体积感塑造得非常结实,从技术层面对我们影响非常深。有人把方先生定义为浙派画家,但我觉得他的影响不仅仅局限在浙江画风上,他对整个中国美术界都影响深远。

我们这一辈人在回望成长历程时,发现真的离不开像方先生这样的大家的艺术经典的影响。在水墨进入当代后,有了越来越多符号化的表达,可能逐渐冷落了最传统的这种硬气的表达方式。中国画的人物画在今天越来越注重制作、符号的形式感,而这种用传统的笔墨表达现代人情怀的艺术,好像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方先生的辞世,也让我们对这个问题更加重视。对学院教学来说,通过传统意象造型表达人物形象也更应该也得到提倡,这也是作为一名后学者对前辈的纪念。

                                                                                  ——刘庆和(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教授)

创作成就非常高的文人画大师

方老师是中国当代人物画的一面现实主义创作的旗帜。方增先老师是创作成就非常高的文人画大师。

方老师是我的恩师,是浙派人物画家中我接触比较多的,很长时间内我们的宿舍都住在附近。作为他的学生,方老师的人品、画品、教育思想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之间的师生感情是非常好的。方老师和我都是浦江人,我考入中国美院后就和他很熟,不仅是因为他教我们的课多,而且下乡深入生活等都在一起。我大学毕业后留校,就和方老师在一起工作。

方老师是浙派人物画主要创始人之一,在浙派人物画的创建中,他的创作和思想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当代中国美术史上写下了非常精彩的一笔。他长期从事美术教育,非常有影响,深刻地影响了中国美术学院和中国人物画教育,特别是在教学和辅导过程中,他质朴的审美观念给我们学生留下了深刻印象。方老师的逝世是中国美术和美术教育的一个重大损失,我非常难过,希望他的艺术精神永远留在我们每个学生心中,留在一代代中国人物画家的心中。

 ——吴山明(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他为我们树立了一个艺术人生的榜样

方增先先生对造型的熟练把握、笔墨语言的深厚功力、对艺术形式的敏锐感觉及不断探索的创新精神,使他成为现代中国人物画坛上的一个大家,也是现代人物画的一面旗帜。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今,他一直走在人物画创作的前列。他的人物画,在造型法则上达到了齐白石所说的“不似之似”;在艺术语言的表述中,处处暗含着黄宾虹所说的“不齐之齐”,在画面空间的经营上,与虚谷、潘天寿的“不平之平”有异曲同工之妙。他不仅精于传统的传承,更善于从外来艺术中吸取有益的营养,因而得以成就他独特的个人风格。他的人物画作品既具有强烈的民族艺术特点,又充满着现代的气息。他的艺术成就,现代人物画坛中鲜有人能与之比肩,尤其是其谦逊的品质,孜孜不倦的治学态度,耄耋之年依然耕耘不止,不断地提出新问题,研究新问题,把自己的创作推向一个新的境界,真正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他的作品是中国人物画创作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他的艺术探索精神激励着我们后来者不断进取,他为我们树立了一个艺术人生的榜样。

——吴宪生(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是领航人和旗帜,标出高度

方增先先生是浙派人物画五老中最后一位硕果仅存的老师,现在他也走了。浙派人物画五老,在我们这些老浙江美院的学生眼中是绕不过去的。他们作为学科的奠基人,是开拓者,是影响力,也是浙派的标高。在这里,我跟袁怡说是学院派的标高。浙派五老从青年到晚年,几十年间,亲创并见证了学科从草创到成型再到积高成峰的全过程,也内观地从教学临习到室野写生,再到文学化创作的体系化完备这个全过程,款款真实可查。一部系史,大家都在做,都有贡献,学生们也不例外,但五老被一再高调并提,确是因其居功至伟。

方增先老师作为五老中的一位,他的个人价值是非常突出的,他是领航人,是旗帜,标出了一个高度。他的为人,让人觉得特别可爱可亲,印象最深的是他对于问题的那种深究和把握,有的时候有点像孩子,又像学者。他对学术创作问题,会孜孜以求,抓住不放。

我在读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方老师来我们班上看了我们的作业,看完以后他就悄悄给我讲,说你晚上到我家来一趟。我晚上去了以后,他跟我谈了很多关于笔墨层次的问题。方老师强调笔墨层次是有节奏的,中间要有间隔,要表达出丰富的层次,他说要用最简洁的方法,来表达丰富性,然后还给我稍微示范了一下。后来我看他的桌子上还放了一张三个人的老头,他勾了一个老头不满意,又勾了一个,然后还不满意,就再勾了一个老头,这三个人是重叠的,稍微错开一下,看过去像三个人,中间是穿插的。我就觉得形式感太强了,他的用线很漂亮,就像他写的小行书。他勾勒的线条很松,又很精准。这一对矛盾他解决得很好。我当时年轻不懂事,就向方老师要了。我看这是个稿子,他说,这张是个手稿,必须要写字。他怕被人误解为是完整作品,他就在稿子的右上角提了四个字:“增先手稿”,送给我了。这是长辈的恩惠,我一直不忘。

方老师对年轻人的鼓励,对艺术的探索,不仅是对我们学生的。在全国,在很多人的心目中都是如此。方老师非常爱思索,特别是一些具有引领性的问题。方老师在创作上试验过多种方法,是一个开拓性的人物,他这一辈子就从来没有松懈过,从没有停止对新样式的思考和探索。

方老师的逝世是中国美术界非常大的损失。我们一方面缅怀这位老人、前辈,另一方面也在重新思考梳理我们后面该走的路。方老师的过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最后终结,在缅怀之余,更应该不吃老本在清零基础上重审我们脚下的路。

 ——尉晓榕(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历史性的和里程碑意义的

方老师在当今画坛上的成就是具有历史性的和里程碑意义的。从历史上来看,人物画历史上虽然也是名家辈出,如吴道子、梁楷等,但是到近代以后面临的难题是如何与生活结合,如何表现当代人物。在这方面,方老师具有历史性的和里程碑式的贡献,因为他吸收了西洋绘画的人体结构,把中国固有的描写帝王将相的长线条转化成了很自由的、描写当代人物的线条,这样就很容易表现现代人物,很接现代的地气。所以,他的人物画从造型、结构和线条的表现上都具有现代化。这种线条有别于速写线条,是从中国的书法线条变化、借鉴来的,这样创造过来的新线条,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古为今用”。从结构上来看,又是“洋为中用”。他能代表新中国培养出来的艺术家在人物画的最高成就,来描写现实、体现现实。他的去世是美术界的重大损失,他是一位值得我们崇敬、追思的人。在他的影响下,新中国人物画得到了长足进步,有别于古代人物画。在人物画创作方面现代化,在人物画上的接地气、现实化上,方老师就是一个极有影响力、极有启发性的现代中国画家。我们唯有在人物画上更加进步和提高,以此来纪念、追思方老师。方老师虽然没有直接教过我,但是他人物画的技法、组织和表现手法,对我影响很大。

 ——陈家泠(上海美术学院教授

在中国画坛威望极高

方增先先生是浙派人物画的重要代表之一,对中国人物画发展与传承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的人物画创作理论和多年大量的人物画创作,对中国人物画继承和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方增先先生为人谦虚低调,在中国画坛威望极高。我和方增先先生交往多年,亦师亦友,我对他非常尊重。他年长我十岁,对我的艺术道路发展,起了非常大的帮助和影响。记得当年是方增先先生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报考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班,他还说,报考前,欢迎来浙江美术学院看看,我考取浙江美术学院后,他虽然不是我在专业方面的导师,但是我一直把他当作自己的老师一样,经常去他家中看他画画,听他在中国人物画方面的见解,对我日后的中国人物画创作产生了重要影响。往事历历在目,方增先先生是对我有恩的老师,这份恩情一生难忘。  

 ——杜滋龄(南开大学教授

时代的前行者

悉闻方增先先生辞世,内心感到非常沉痛。方增先先生是中国写意人物画的开拓性人物,他的成就不只在艺术创作方面,在艺术教育乃至对中国传统优秀文化的传承上,他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方增先先生创造了一套中国水墨人物画完整的语言系统,他从最初的笔墨加素描到后期的纯粹笔墨提炼,使中国人物绘画整体上前进了很大一步。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从他的《粒粒皆辛苦》《说红书》《艳阳天》连环画,到他的《孔乙己》,都可以看到他在中国传统绘画的笔墨语言上,尤其是将中国造型语言系统进行现代化的转型方面的探索。我们这一代人一直学习他们所创立起来的教学体系,尤其是我后来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在我看来,他对整个中国画人物画的革新,尤其是在笔墨语言的建构方面作出了巨大贡献。更重要的是,他的艺术思想的认知和其艺术实践都达到一定高度。从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到改革开放以后,方增先先生都是时代的前行者,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他的离世是中国美术界,尤其是人物画界的巨大损失。方增先先生的艺术创作、艺术精神和人格风范都将载入史册,为后学者起到模范作用。

——刘西洁(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以上文字内容由钱晓鸣及中国美术报编辑部张婷婷、刘晶、贺玮、石豪、颜培大采访而成,部分文字来源于中国美术家协会微信公众号

 

 

分享本页内容

扫码访问手机版
总部地址:香港红磡德丰街18号海滨广场一座17楼  北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国瑞城D座1306,tel:010-87551806
版权所有: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备案号:粤ICP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