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热点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社会 > 社会热点
孝传千古话孝门
作者:洪国荣  来源: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更新:2020-8-11

孝门,位于浙江省浦江县郑宅镇东,距离浦江县城14公里,境之南部为平原区,北部多丘陵山岭。嵩溪之水自北南流,351国道从村北贯穿东西。这是一个传说中浦江建村历史最早的古村落之一。
你知道秦孝子颜乌孝感飞乌的传说吗?感动一代又一代人的民间传说中的颜乌就出自浦江孝门。上古乌伤县的横空出世亦与他有关。孝门村因而被披上了一层神话般的传奇色彩。
你知道明代开国文臣之首宋濂为何选择青萝山为迁居地吗?那是因为宋濂崇敬孝门的“大孝”,仰慕郑义门“大义”的结果。宋濂故居西邻“义门”,东近“孝门”,留下千古文章,从而更使孝门锦上添花。
早在战国末期,秦朝初年,江南一个原本名不经传的小村,却因出了一个大孝子颜乌而名震天下。其时,秦始皇废封建,建郡县制。传说这一区域之地便因颜乌大孝事迹而以乌伤立县并命名。《义乌县志》载:“相传,孝子颜乌,年幼丧父,家境贫穷,无钱涣人营葬,只得独自挖泥,亲手掩埋,墓未成而两手十指尽出血,感动成群孝乌衔泥助葬,及坟成,乌嘴尽伤,故名县为乌伤。”浦江在秦时是乌伤属地,乌伤故事源出浦江孝门,早在明代《嘉靖浦江县志略》中就有记载:“思孝桥即孝门桥,俗谓(秦时)颜孝子(名乌)寓所后门。浦阳未置县时为乌伤北鄙,或是其途所从入也。村以桥名。”据浦江民间传说,颜父死后,颜乌与母亲相依为命,极尽孝道。秦朝时,天下社坛祭祀成风,颜母信奉天神,常去溪西社坛祭天,怎奈溪上无桥,皆需儿子背着蹚水过溪。可是一到雨季,水深流急,只能望溪兴叹。颜乌为之心存愧疚,四处募钱求助造桥,人感其孝,纷纷慷慨解囊,终于思孝如愿,桥遂命名为“思孝桥”,因桥在颜乌寓所后门,故又名“孝门桥”,这就是浦江“孝门桥”的来历,后来又以此成为了村名。
孝门,清代属感德乡廿三都,民国属青萝乡,新中国成立初属孝门乡,现属郑宅镇。以村名命名乡名,足见孝门村大影响大。循名责实,孝门村果然名不虚传。
孝门村古时地处交通要道,浦江通往省城杭州的官道在此设有驿站。千百年来,浦江东南部及义乌、兰溪等县前往嵩溪挑石灰,这里是必经之地。因此,孝门历代人兴埠忙,商业发达,遂成浦江东部著名集市,凡农历每月三、六、九日,商贾云集,货物如流,难怪旧时孝门在浦江民间口中,并不被称之为“村”,而是被称为“孝门桥市”,佐证了孝门昔日的繁华。
从郑宅出东行,沿青萝山脚,过宋濂故居青萝山房遗址,至孝门村西头,一座“迎春亭”首先映入眼帘。这是清代建筑,一进三开间,前后无隔,宽敞透亮,建筑线条流畅生动,样式风格独特,在县内甚为罕见。可以想象得到,每当飞雪之时,孝门古代八景之一的“瑞雪迎春”是何等的赏心悦目。时在迎春季节,“迎春亭”边更有“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的美丽景色招引人们。由北而南的嵩溪绿水如歌,两岸青翠欲滴的杨柳、水杉一望无际,连天接地,与高耸的青萝山峰和洁白的流云浑然一体,气象万千,好一幅天然迷人的山水墨画卷,让人情怀舒展,烦恼释然。
俗语有云:不看孝门桥,白来孝门村。孝门桥是孝门村的丰碑,是孝门村的标志,是孝门人的骄傲。
走近孝门村,驻足孝门桥头,面对古碑聆听孝门桥二千余年的历史传说,谁都会古碑产生一种凛然之感。如今存在古碑乃清代孝门村传奇式人物张亚居之子守羔为父所立。岁月沧桑,使得碑面呈阴阳两色,“孝门桥”三字在阳光下若隐若现,陡增几分神秘。孝门桥最后重修于清乾隆甲戊年间,长三丈余,广八尺,桥墩前后皆镂刻有行书大字“孝门桥”。一行“大清嘉庆丙寅年张亚居公造”小楷边款,也是张亚居之子镌石纪念,明白无误地告诉人们它的悠久历史与造桥主人的功德。
顺水而下数百米,有座比它年轻很多的“深桥”,始建于民国初年,长约40米,宽逾5米,2墩3孔石拱,原桥面两侧以40厘米高长条石为护栏。“深桥”虽然质朴无华,但桥墩两面的孝门八景部分石刻题名却让人对它刮目相看。那“桃坞樵歌、萝山夜读、麦畈春耕、嵩溪渔火”等字字铁画银钩,工整遒劲。游人伫立凝视题刻,不禁会对这些景观心驰神往。同时,也会勾起寻访不在题刻中的“孝门石堰”、“大有钟声”、“仙塘樟影”、“瑞雪迎春”美景的欲望,设计真是巧妙高明。这里视野开阔,举目北眺,青萝山峰清晰可辨,环顾四周,翠竹茂盛,野花飘香,水面倒影,亦真亦幻。人来此处,难免产生南朝诗人陶弘景诗中所描述的那种心境:“只堪自怡悦,不可持赠君。”
孝门的“古”不仅体现在“桥,”孝门的古街也许更能见证孝门的兴衰更替。孝门古街从村西口一直延伸到村东尽头,把孝门村一分为二。街面幸存几家清代老商铺,其木结构雀替与牛腿雕饰精致,而剩下不多的明清砖石古门楼质朴大方,门眉上“锡类遗风”等石刻俊美,古代的繁华景象依稀尚在,多多少少留住了人们的一点历史记忆和乡愁。这里没有变的,就是村里老人们还习惯围坐在弄堂石板凳上,传说孝门的稀奇故事,诉说孝门的沧海变化,评说孝门的历代名人。
孝门村自古以来就是浦江东部经济文化比较发达的地方,丰富的文化资源优势,使得孝门古村落的建筑更具观赏性和研究价值,让人通过那些建筑的华章,探寻到中国传统文化的脉搏。
孝门古建筑群以村东水口为中心点呈扇面形铺开,以孝门古街为中心线,南北向分布,或临街、或濒池、或伴溪,布局十分和谐合理。永锡堂是孝门村最具代表性的古建筑。颇有诗意的“永锡”堂号,语出《诗•大雅•既醉》:“孝子不匮永锡尔类”。意为孝顺的子子孙孙层出不穷,上天会恩赐福祉给孝顺的人。堂号是中国姓氏文化中的特有范畴,在传统家法社会中,它对于敦宗睦族,弘扬孝道,激励后人,催人向上,维护家庭、宗族和整个社会的稳定,都具有十分重大的作用。“永锡堂”以孝伦理命名堂号,以劝戒训勉后代子孙,极其符合与维护孝门的传统和意涵。“永锡堂”始建于清康熙年间,三进三开间两厢房均二层带前檐廊,梁托、雀替、窗棂、栏板雕琢得纤巧秀美,壁画形象生动。整幢楼穿斗式结构,七柱落地,五花风火山墙,是典型的江南体量最大的民居——廿四间头,号称“走马楼”。传说该楼是当年江南巨富张亚居发家致富后所建的第一幢“高楼”。为显示张家的富有和与众不同,他在该楼承重墙脚,离地五尺高全用五色石贴面叠砌,使楼屋坚固防盗,古朴华丽,成为一大异景,这在浦江建筑历史上是难得一见的。
在孝门,属于张亚居创建的“张氏宗祠”,四进五开间,规模宏大。另建有如初牧堂、忠和堂、申锡堂、思诚堂等民居大都为十三间头,无不是雕梁画栋、风雅别致,每一幢皆为古代江南豪门望族的标志性建筑。一人独造如此多大体量高规格民居宗祠,这在浦江是独一无二的。
张咸锦故居是孝门保存最完整的十三间头民居,传系张咸锦中进士后所建,故称“进士第”,至今尚有“昭武都尉”武进士牌匾,以及张咸锦用过的石锁、石墩等习武器具遗存。“进士第”坐北向南,二进三开间二层带前檐廊,穿斗式结构,七柱落地,门楼精致,窗棂考究,壁画典雅,颇具特色。张咸锦(1853——1933),光绪己卯科举人,庚辰会试后迁兵部差官,癸未科中武三甲进士,钦点营用守备,丙戌年补授驻京提塘。在数百年间传统的书香门第,居然高中一个武进士,这也是值得孝门后人所骄傲的。
在孝门人的眼里,孝门村的水口建筑是颇值一提的。水口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中的一种民俗文化信仰,是古村落最重要的建筑。水口顺应自然条件,按地理特点构筑,营造出园林式风水形胜景观,使水口不仅具有出入口的功用,更是村民命运、前程的象征。孝门村数亩面积的水口塘,长形对称,传为金砖形胜之地,又有猪槽形胜之说。而塘边那树龄高达500余年的古樟不仅涵义“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及“大树底下好乘凉”,也寄长久繁荣之意。整个水口的寓意为“财源滚滚不断,丰衣足食长久”。由此可见,中华民族的先人们对后世与下代的愿望,有着一种怎样的历史责任与情怀,这不正是我们现代人所需要传承与弘扬的人文精神吗!?
孝门,顾名思义,以孝立村。仅翻开《浦阳龙溪张氏宗谱》,历代孝门孝子辈出,历历在目,孝门果然名不虚传。
孝门因为风淳俗美久盛不衰而享誉天下,素为浦江历史名村,因此,这里成了“凤栖梧桐”的“风水宝地”,吸引无数以迁居孝门为荣之人。自宋代以来,孝门桥先后有陈、潘、柳、张、吴等族姓慕名迁居于此,续写风流,再塑风采。
明万历年间,邑城浦阳龙溪张氏应朋正是在这种“择仁里,接芳邻”古风影响下,举家迁居孝门的。张氏后裔在此地寻源守道,发扬光大,成就辉煌,遂为孝门显族。孝门张氏始祖曾孙张亚居(1688-1760)就是一位为之作出贡献的杰出代表。张亚居公幼即克承父志,好学不倦。成为太学生后,先后考授州司马及例授州同知职。亚居居家仁德孝义,人无间言。他为人好义博施,资助婚嫁、广送丹药、义设塚地、赈灾救难、建祠修庙、造桥筑路、兴修水利、兴学助教,不胜枚举,一生助金捐银数以十数万计,邑内外一时无人不知其大义之名。
<<张氏族谱>>记载,乾隆已酉年,浦江奉文捐修金郡试院,摊派浦邑银若干,张亚居自告奋勇,向邑尊请愿,独认其费,以省滋扰。以天下之忧而忧,可见亚居公胸怀之广。特别是张公独修杭州鼓楼一事更是名震全浙,传为千古佳话。杭州鼓楼古为滨海敌楼,始建于五代时期南朝,历代曾多次修建。据说清雍正年间,张亚居在杭闲来登上鼓楼赏景,正碰上杭州知府在此召集当地土绅商议募款修建鼓楼一事。按俗规,凡捐资谋事,最大捐助者方可坐首席。然鼓楼修膳,费资巨大,故而大家互相推却,谁也不肯出大头坐首席。时张亚居听闻此事,认为如此岂不贻误大事,乃不顾脚穿布鞋,身着粗布蓝衫,不管卫士阻拦,直奔会场,在首席上写下“浦江县孝门桥张亚居独修鼓楼”十三个大字。正在为难的杭州知府深为急公好义的张亚居善举所感动,亲自设宴款待。后来世事难料,鼓楼修膳费原本预算为白银1万两,但张亚居深感此乃百年大计,责任重大,于是亲自监工,不惜增资巨大,选材唯论优质,做工唯论精到,结果精修一年,实用白银2万余两,赢得杭城有口皆碑。鼓楼修建后,为纪念这一善举盛事,杭州知府在鼓楼楼梯进口处立下“浦江县孝门桥张亚居独修鼓楼”石碑一块,以示表彰。此碑惜在“文革”中连同鼓楼一起被毁。
张亚居的大善大义之举深深感动了浙江巡抚觉罗,亲撰褒文请奖,乡中父老想把它勒石立碑,以彰其义,亚居坚辞不受。人生既不为名,又不为利,怀德莫过于此,张亚居真可谓高风亮节也。
自是孝门古风美,化出孝子代有人。张氏族人在孝门尊师重教,兴学育人,到清中期达到一个高峰,族子无不能诗会文,且皆有孝行,名震邑内外。张亚居之子守羔就是一个典范。据<<张氏族谱>>记载,张守羔博学能文,以明经候选训导。守羔自幼秉承乃父风范,对父母极尽孝道。父亚居乐行善事,仗义疏财,创有所举,守羔鼎力支持,不辞辛苦。母患痈疾,他躬亲汤药,痈溃吮毒,衣不解带半年之久不离母亲左右。病愈稍懈,守羔侍母致足生茧仍不敢告诉自己的劳累。不久,母痈病复发,守羔事之如初。过三月余,母去世,守羔哀毁骨立,几至灭性,闻者无不为之叹嗟。由此逾年卧病,临终前请父亲亚居公到中堂,勉强起身,起而跪曰:“羔为人子,叔水未尽其欢,今疾且死,事在诘旦,恃此一息尚存,拜辞膝下,不孝之罪抱恨于九泉,只有来世再报养育之恩。”听者无不为之失声痛哭。
孝门孝子孝道多,张氏后裔张致嵃的孝道又是一种境界。他由举人于道光十五年奉旨到广西任职知县,清正廉明,勤政奉公,无论是俗悍难治,还是伏莽作乱,张致嵃无不清理如扫尘。道光二十八年得旨以知州升用。第二年他从广西永宁知州任上,以丁父尤辞官回籍。嵃父亡,母戴氏年逾七旬,但身体硬朗,而嵃刚五十,正当壮年,人皆劝其入仕复职,但致嵃孝心不移,坚不复出,特构筑“爱日堂”,偏以为奉亲之所。致嵃以额名“不可一日不事奉父母”之意来明志,无愧于孝门古人。咸丰八年(1858)春,太平军袭扰浦江,致嵃为保一方平安,亲率民团拒敌,英勇无畏,战死于黄梅岭下,其事迹载入国史忠义传。居家孝友,为国尽忠,此真大丈夫所为。 
历史进入近现代,孝门人物传更加精彩,不乏将军、学者、教授、书画家等等,事迹辉煌,可歌可泣。孝门女儿吴小英(1920——2017)是其中超卓人物。吴小英虽为女儿,却是巾帼不让须眉,三十八岁那年即成为全国劳动模范,1961年调到浦江良种场工作,后任副场长。正因为她勤劳刻苦、虚心好学、廉洁奉公,处处起表率作用,深受上级领导和同事的好评,被尊称为“猪仙”,多次当选为县人民代表和省党代表、全国劳动模范。1958——1960年间,两次光荣出席全国劳模大会,曾多次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先后担任过县妇联副主任、县革委会常委、地区革委会常委、中共浦江县委核心小组成员、县委委员等职。
古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然则人有德行,足善者则隆,望必归焉。此真至理名言。孝门之所以被称为孝门,孝门之所以名重世代,不正是其在两千余年间仁人杰士蝉联不绝之缘故吗?!
孝门之孝传,孝门之人杰,孝门之景美,真是名不虚传。

洪国荣
2018年4月1日

分享本页内容

扫码访问手机版
总部地址:香港红磡德丰街18号海滨广场一座17楼  北京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崇文门国瑞城D座1306,tel:010-87551806
版权所有: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备案号:粤ICP备1022727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