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热点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文史 > 书画热点
张国樟美育专栏——慧眼识珠
编辑:真浔  来源:浙江美术网  更新:2022-3-17

珠宝商因为精品珠宝看的多了才练就一双慧眼,有了慧眼才能辨别出好的珠宝。酿酒师只有真正懂得品味好酒才会酿出好酒。我们只有真正美的东西看的多了才有好的审美眼力。道理也一样,不管是中国画美学欣赏者还是创作者,都要多看历史上和现、当代的精品好画,才能培养一双认识中国画之美的慧眼。好东西品的多了,见到差一点的自然不舒服,好的画看的多了,见到一般的作品就提不起神,审美能力自然上去了。

自古以来很多书画名家为了提高水平,先练眼界。历史上很多画家都是鉴赏审美高手,学会了书画鉴赏和审美的能力。比如作为宋代一名顶尖的书画家,米芾极其钟爱书画收藏。黄宾虹以前曾是古董商,见的古画精品很多,所以眼力很高,只有眼界高才能手法高。中国历史悠久,流传下来的精品相对比较多,有条件的可以看真迹,没有机会看看复制品或高清画册也是好的,虽然相差一层味道。我们可以选择去博物馆、美术馆,名家书画院,或是去拍卖会、收藏家那里看一些名家的真迹,从历代精品书画中可以看到很多美的元素和借鉴的东西。因为纸质的书画不容易保存,我们也可以选择在一些考古发现的壁画看看,或在一些历史悠久的寺庙里也留下了一些精品壁画,比如敦煌壁画是值得好好研究欣赏的,很多画家都去那里观摩。从大美学的角度,我们还可以看看古代建筑,历史雕塑,历史碑刻等等,它们的美是相互呼应相互融合的。比如苏州园林就是中国东方美学的典型呈现。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条件好了,各种所谓的展览很多,需少看,看多了反而会伤了眼睛。就像我们吃杂七杂八的东西,把味觉吃坏了,视觉和味觉是一样的道理。

   我们常说,发现美需要一双美的慧眼。眼力是指能学会审美判断,辨别优劣,让我们可以享受到更多美的感觉。同时也让我们分清楚现代社会美和丑的界限。其实即使是古代的甚至名家的东西,也是有优有劣,有长有短,人无完人,不能盲目崇拜。如石涛先贤的作品,有好有坏,有粗服草率的,也有精致放达的,这是审美鉴别的另外一个境界了。

(五代十国—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美析:顾闳中,江南人,五代十国中南唐人物画家。这张画作是一幅长卷分为五段,这五段以屏风、床榻来分割画面,各段既相互独立又相互联系。第一段是琵琶独奏。描绘的是韩熙载与到访的宾客们正聚精会神的倾听演奏琵琶的场景。此段出现的人物繁多,场景复杂,床上的红袍青年是新科状元郎粲,戴着高高的头巾之人便是主人公韩熙载,弹琵琶的女子是教坊副使李嘉明的妹妹,李嘉明则在她左边并扭头望着她,长案的两端坐着韩的朋友太常博士陈致雍和门生紫薇郎朱铣,另有宠妓弱兰和王屋山等。这些人物都确有记载。第二段是六幺独舞。描绘的是韩熙载站在红漆揭鼓旁,两手在敲鼓,门生舒雅在打板。有一个德明和尚参加了夜宴,他谦卑地低着头,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第三段是宴间小憩。描绘的是韩熙载坐在床榻上,边洗手边和侍女们谈话。琵琶和笛箫都被一个女子扛着往里走。红烛已经点燃,被子堆叠,枕头也已放好,以便随时可以躺下休息。第四段是管乐合奏。这个场面的主人公韩熙载换下了正装并盘膝坐在椅子上,五个奏乐人横坐一排,各有动态,旁边一名打板男子坐姿端正,与富有变化的吹奏管乐的女伎们形成对比。第五段是宾客酬应。这一段描绘了宴会结束,宾客们陆续离去的场景。韩熙载站在两组人物的中间,伸出左手呈摆手状。
韩熙载原来是北方贵族,后来因为战乱,到了江南地带为官。成为五代南唐的大臣。韩熙载早年有着一定的政治抱负,后来目睹南唐江河日下的现实,为了躲避政治上的不测遭遇,便开始沉迷于声色犬马之中。南唐后主李煜即位以后,有意重用韩熙载,便派了画家顾闳中到他家中去观察,画家便将韩熙载夜夜歌舞升平,豪饮酒醉的场景记录了下来。整幅作品的审美,构图富有想象力。顾闳中通过对不同形体的姿态、目光手势的相应描绘,情态生动,显示出了高超的艺术水平。线条工整精细,遒劲流畅,流转自如,史料记载这种线描是受后主李煜书法影响而成,颇有韵味。设色绚丽清雅,富于层次感。采用了朱红、朱砂、石青、石绿以及白粉等色,对比强烈。但又在众多绚丽璀璨的色彩中,间隔以大块的墨色来统一协调,色墨相应,神采动人。作品现藏于故宫博物院。)(作者:张国樟)

分享本页内容

扫码访问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