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要闻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文史 > 文史要闻
程建国习书笔记:“详雅起发,绵密疏阔相间”
编辑:真浔  来源:香港卫视经济频道  更新:2022-5-27

——集章法心得笔记三、五则

王羲之《书论》云:“欲书先构筋力,然后装束,必注意详雅起发,绵密疏阔相间。”其中,所谓“装束”,指的是结体和章法;所谓“详雅起发,绵密疏阔相间”,意即提笔写字之始,要注意分间布白的周详雅正,字里行间要绵密与疏阔互相间隔。进而言之,“详雅起发”,实则是“意在笔先”的又一种表达;“疏密相间”,所追求的则是“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的艺术效果。

        与之相关,王羲之《笔势论十二章》中也有数言不可不记。如:“金书锦字,本领为先,尽说安危,务以平稳为本。分间布白,上下齐平,均其体制,大小尤难。大字促之贵小,小字促之贵大,自然宽窄得所,不失其宜”;“分间布白,远近宜均,上下得所,自然平稳。当须递相掩盖,不可孤露形影及出其牙锋,展转翻笔之处,即宜察而用之”;“二字合体,并不宜阔,重不宜长,单不宜小,复不宜大,密胜乎疏,短胜乎长”。所言虽多为结字原则,然也可引申于章法。结字与章法本就互相关联,一字的大小正敧、长短宽窄、绵密疏阔,可与相连的两字、三字之间相互避让挪移,衬托弥补,从而收“对立统一”之效。所以,结字之法适用于章法,在基本原则上大体是一致的,故前人有“大小章法”之谓。

汉字书写的章法习惯滥觞于甲骨文。在甲骨特定的书写空间内,先民们确立了自上而下、自右而左(也有自左而右)、竖行直书,有行无列、大小随势,错落有致,自然生动的章法形式。这种章法形式世代相传,成为汉字书写一以贯之的基本范式。甲骨文虽然原始,但章法并不简单。启功先生主编的《甲骨文》中,列举了10种甲骨文的章法形式,空间经营随形就制,分间布白多样而巧妙,放到今天来看,仍然鲜活有用。商周金文比甲骨文规整,逐步呈现“战阵式”、“界格化”的章法特点。先秦简册章法相对简单,变化只在行间疏密,相对而言,秦简“茂密”,楚简“疏阔”。汉代简牍变化较大,简书中“长划”、“长波”的运用,形成“绵密疏阔相间”的特点;木牍比竹简宽,牍书则有了行列关系的变化,“有行有列”、“行列紧密”,以及“列阔于行”,时下隶书章法多出于此。秦汉铭石书章法虽“界格化”,但仍注重行气的贯通。甲骨文、金文、铭石书,都是当时用于祭祀、封禅、丰碑等重要活动的艺术化的正书形态,就规范化而言,它们又表现为由“草”到“正”逐步递进的过程。从章法的伴随发展看,也呈现一种规律:越是趋“正”的书写,分间布白、行列关系越要求规整;越是趋“草”的书写,越是参差错落、疏密无常、随势从宜。

        魏晋以后,章法大体分为“茂密”和“疏朗”两类。钟繇和王羲之为今体书法之宗,相比较而言,钟书“茂密”,王书“疏朗”。南朝梁武帝萧衍称:“钟繇书如云鹄游天,群鸿戏海,行间茂密,实亦难过。”(《古今书人优劣评》)又称:“逸少至学锺书,势巧形密,及其独运,意疏字缓。”(《观钟繇书法十二意》)说明王羲之从学钟繇开始而“势巧形密”,到他独自立意运笔之时,则意趣疏朗字形舒缓。钟书“茂密”延袭古法,张怀瓘谓之“幽深无际,古雅有余”。王书“疏朗”开今体新法,孙过庭称“当缘思虑通审,志气和平,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书谱》)钟王以后,颜真卿也具宗师地位,其行草书在“茂密”与“疏朗”之间制造“冲突”,极其“夸张”,形成“鼔努为力”、“含弘光大”的章法风格。杨凝式既学王又学颜,其《韭花帖》和《卢鸿草堂十志图跋》,在笔法和章法上分别体现了王书和颜书的特点。

清人于章法多有高论。刘熙载《书概》云:“书之章法有大小,小如一字及数字,大如一行及数行,一幅及数幅,皆须有相避相形、相呼相应之妙”;“凡书,笔画要坚而浑,体势要奇而稳,章法要变而贯”。
所谓“相避相形”、“相呼相应”、“变而贯”,均指“对立而统一”。刘熙载的这个“大小章法”之论,可与前引王羲之关于“分间布白”之言互为注解。章法中的矛盾运用,无外乎大小、长短、宽窄、方圆、欹正、粗细、轻重、浓淡、疏密、开合、虚实之变,以及映带、呼应、顾盼、错落、避让、弥补等法。清人对章法的理解不止于此,邓石如“计白当黑”之论更加高明。包世臣《艺舟双楫》引用其言:“字画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常计白以当黑,奇趣乃出。”书法属于造型艺术,是“无中生有”之作,“黑与白”即是“有与无”的关系。虚以实之,实以虚之,虚实相映,有无相生。计白以当黑,无中生有,不时收“无声胜有声”之效。

        近读敦煌遗书、唐代净眼法师的章草写卷:《因明入正理论略抄》、《因明入正理论后疏》,章法茂密幽深,章味浓郁。古代章草遗存多为书启尺牍,字小而行间茂密,意蕴幽深无比。包世臣曾有一比,称:“草书唯皇象、索靖笔鼓荡而势峻密,殆右军所不及。”(《艺舟双楫》)皇象、索靖是三国、西晋时期章草代表性书家,其“笔鼓荡而势峻密”为后人所祖述。时移世易,当下书法不再手卷把玩,而兴明堂高挂。作大幅创作,章草的分间布白也要随之而变。从当下章草书家的创作样式看,写大字多作条幅对联或少字横幅,似在回避多字创作形散气疏的困境。其实,章草作大字既可绵密,也可疏阔,如欲趋“草”,字形省简则取绵密;如欲趋“正”,则可增繁而取疏阔。其要在“小章法”,先经营字内,再关照行间字外。无论绵密疏阔,务必行气贯通而不散。

2022年5月26日于北京

(作者介绍:程建国,号谦益,1954年生于湖北武汉,1970年入伍,曾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政委、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政委,少将军衔,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以下为谦益习书

 

分享本页内容

扫码访问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