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热点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文史 > 书画热点
张国樟美育专栏——单纯之美
编辑:真浔  来源:浙江美术网  更新:2022-6-25

清初-八大山人—游鱼图长卷局部

美析:朱耷,明末清初画家。江西南昌人,一生字号极多,尤以八大山人最为知名。他署款时常将“八大山人”连缀写成“哭之”、“笑之”字样,以寄托愤懑。作为明宗室后裔,朱耷身遭国亡家破之痛,一生不与清王朝合作。他性情孤傲倔强,以诗书画发泄其悲愤抑郁之情。作品往往造型夸张,表情怪异,白眼看人,总之画面多孤寂清冷的意境。鱼是他经常画的题材,这张游鱼长卷就画了几条鱼,没有水草,没有荷花,没有其他鱼类或水族生物。描绘的对象实在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颜色也是仅仅用了水墨,笔墨技法也是很统一纯粹。画面中却给人以空灵、含蓄的最高艺术审美。现为上海博物馆藏。

(请横屏浏览)

 

清初-八大山人—游鱼图长卷

 

中国画的画面越简单纯粹越美的高级。比如宋代的青瓷就是一个雅致的纯色等等。老子说:“万物之始,大道至简,衍化至繁。”单纯是一种哲学,是一种水平,一种美学的高境界。比如现代人际关系越单纯,越是让人感到幸福;吃的食物越单纯越健康;工作方式(前提是要有把复杂变简单的能力)越单纯越有效,比武的时候出拳越单纯越有力,那些花拳秀腿不如一击见效等等。又比如在生活中看到小动物童趣单纯,看上去非常漂亮可爱。长大了不见得好看。有些摄影作品很简单纯粹,看上去很高级等等。

宋代是单纯美学推向顶峰的朝代,成了艺术史中一个独特的美学符号。宋代的美学是要求绝对单纯,就是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越朴素、越耐看,一千年都看不腻。可曾想一千多年前,以富丽明艳为美的唐代之后,繁华褪去,山水一色显露在如诗般的宋人生活中,成为了极简美学的巅峰。不管是宋朝服饰还是瓷器等,以简洁质朴、色彩淡雅作为美。越是单纯简洁越不会落伍。除了宋代,明代的风格也是比较简练的,比如明代的建筑和家具。到了清代,美学上就显得花俏一点了,没有那么纯粹了。单纯不是无知,而是摆脱尘世喧嚣、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的一种美学境界。

中国画如果达到单纯也是高水平,一般人难以达到,画的多不容易,画的少更难。如果在寥寥几笔中尽显意境和思想,绝对是中国画高手所为。反过来说,作为观赏者如果美学素养达不到一定水平,即使画家的水平再高,对单纯的有些画还是看不懂。比如宋代的画很单纯,倪瓒的画很单纯,八大山人的画很单纯。里面甚至没有一点色彩,都是墨色。里面的东西画的也很少。很多人真得看不懂,所以美育就是提高我们的审美的。特别是欣赏八大山人这种比较单纯意境非常高的画作和美感。单纯在国画上表现几个方面:

内容要单纯一点,不要徒有虚表;

构图要单纯一点,不要故弄玄虚;

笔墨要单纯一点,不要转来转去;

表述要单纯一点,不要面面俱到;

色彩要单纯一点,不要花里胡哨。

但单纯不是单薄;单纯不是无趣;单纯不是简单。凡是大家名家,画到最后只会越来越单纯。越单纯的美越高级。

清初—八大山人—鸟石图

清初—八大山人—鸟石图美析:鸟是八大山人最擅长也最喜爱的题材之一,再看他的鸟石图,也是如此,作者以极简省的笔墨,一石一鸟,别无他物。一只瑟缩的小鸟停在石头上休憩,自我取暖自我疗伤。没有同伴和父母。简练之中意蕴深厚,艺术感染力确为非凡。以小鸟的孤单来隐喻自己。其创作包含着亡国之痛和对新的统治者的蔑视。八大山人是第一个充分主动利用生宣纸特性以加强艺术表现力的画家。树立了人们对水墨写意画的新观念,其功不朽。他用笔极其简练,笔笔中锋,非常浑厚,富有张力。他极简的构图,独特的意境,很是耐人品味!现为上海博物馆藏。(作者:张国樟)

分享本页内容

扫码访问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