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画热点您的位置:频道首页 > 文史 > 书画热点
张国樟美育专栏——天趣之美
编辑:真浔  来源:浙江美术网  更新:2022-8-5

近现代_齐白石_紫藤条幅

 

美析:齐白石名璜,字濒生,号白石、白石山翁、老萍、借山吟馆主者、三百石印富翁等,湖南湘潭人。紫藤是农村和山野常见的植物,因齐白石常年在湖南农村生活,因此他对紫藤情有独钟,这幅作品齐白石从左侧起笔,用浓淡不一的粗笔画出纵横交错的老藤,显得画面富有层次感。叶子和紫藤花都用了统一的色调,显得整体和谐,最关键是他画紫藤花时,用青色来代替紫色,少了点火气,使人感觉如春风扑面,清新自然,天趣横生。整个画面微风摇逸,静中有动,繁而不乱。让人感觉姿态婀娜的紫藤在随风而舞。他题诗道,有信东风因作物,将花挂上龙蛇脚。春阴满地月华浓,紫气横空日色薄。

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笺》记载:“余所论画以天趣、人趣、物趣取之。天趣者,神是也。人趣者,生是也。物趣者,形似是也。”天趣是艺术作品中能激起欣赏者美感的一种属性。是看了中国画令人心生愉悦趣意盎然的一种美感。

清代诗人袁枚有说:世人难得者趣也。天趣是古代论画的词语,也是绘画中一个常用的美学概念。天趣应包含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指画家把客观对象最生动、最自然、最有趣的形态神韵,在画面上表现出来,如构图的别致、构思的巧妙、设色的自然、意境的神奇、细节的精彩等等,通过这些艺术技巧,把描绘对象的天然情趣表现出来。高明的画家非常注意追求和表现天然的情趣。天趣似乎来源于客观对象,但它又是艺术家精心观察、反复推敲、长期思考的结果。更是中国画家内心真性情的自然流露的结果。清代扬州八怪高凤翰、华喦等画家的作品独具天趣风华,其中华喦的花鸟画天趣味道最负盛名,他吸收明代陈淳、周之冕和清代恽寿平诸家之长,形成兼工带写的小写意手法,善于捕捉自然生物中的天趣,和人们真切细腻的体验,将花鸟的动人姿态,及感受中丰富而健康的情趣融为一体,创造出生动多姿的艺术形象。

中国画一直讲究画意笔意中天趣的追求,强调中国画要出之天然,不可造作。讲究用笔的天趣,发于无意之笔,所谓“好笔好墨偶然得”,这是一种顿悟和灵感的突发。天道功成的画作是上等的作品。那些笔笔用劲的画作只能算是中品。当然反过来,求笔的天趣,固然与画家的才能有关,更重要的是需依靠平时的学识、修养和长期的苦功。 

近代画家齐白石的画作充满天趣味道。这是大家公认的。齐白石所画的一切,包含花、鸟、虫、鱼、人、兽,甚至山水,人物,都如可对语,是活泼泼的生命。它们分别表现了生命的三个层面,生命特征、生命情趣和生命境界。这与他常年在农村生活分不开,更与他的真性情分不开。您看他的山水画构图极简,出奇出新,无常法而又合法,貌似平淡的笔调,大气磅礴、纯净明丽。没有古人那些“平铺细抹死工夫”。齐白石于1919年在《老萍诗草》中说:“山水画要无人所想得到处,故章法位置总要灵气往来,非前清名人苦心造作。山水笔要巧拙互用,巧则灵变,拙则浑古,合乎天趣。”其章法、笔致、构成的妙趣,体现了他所说的“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手一双”的艺术追求。

  他的花鸟画在似与不似之间,更加充满天然之趣。他多写农村常见之物,如瓜果蔬菜、农耕农具、蜜蜂蜻蜓青蛙、鸡鸭家禽等。在白石老人的画中,每一笔似乎都含着家乡的泥土气息,每一根线条似乎都凝结着大自然的露珠,清新而华滋、深厚而通俗。他的人物画也是生动趣味。他画的不倒翁,画的挖耳朵的老者等作品形象,与题款相结合,令人趣笑又包含寓意,幽默诙谐,蕴含思想,令人深思。大地赋予了齐白石至高的艺术成就,而他的性格与“天趣”密切, 这种天趣是他生命的表现,生命的欢乐方式,表现出他是个富于爱心、敏于生命欢乐,农民般的朴实,孩童般天真的人。

 

近现代-齐白石-秋声图

 

美析:窗前容易又秋声。齐白石表现秋天的方式也是有趣味的。毛芋是农村常见的菜蔬,对于齐白石是再熟悉不过了,秋天是毛芋成熟的季节。他用浓淡对比的墨色来画出毛芋的三片叶子,用赭石色淡淡地画出枯垂下的叶子,与此对应的是两只蛐蛐,生动有趣,相伴而行,人们似乎真听见了它们美妙动人的叫声,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仅仅简单笔墨,普通的情景,刻画出了齐白石心中老家的秋天。他长居北京以绘《秋声图》来表达怀念老家的心情。(作者/张国樟:浙江省文化馆副馆长

分享本页内容

扫码访问手机版